服务电话
合同纠纷

员律师带来被告合同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人:太原律师   发布时间:2022-02-09 15:20

  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申x年、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  由合同纠纷案  号(2018)晋01民初360号

​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晋01民初360号

  原告: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朔州市开发路中段农行集资楼。

  法定代表人:王x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贾x,山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x,男,1979年3月27日出生,汉族,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员工,住太原市,身份证号×××。

  被告:申x年,男,1962年12月1日出生,汉族,个体,住山西省应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员恒亮,山西弘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临沂市河**李公街中段河东政务大厦**。

  法定代表人:刘x,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渠x军,山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贾x峰,男,汉族,山西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员工,住太原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x英,女,山西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住太原市。

  被告:山西x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区科技街**。

  法定代表人:刘x钉,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骆x,山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xxxx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金元大街**

  法定代表人:仝x,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x,北京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x,男,北京xx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员工,住太原市,身份证号×××。

  原告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x公司)与被告申x年、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x公司)、贾志峰、山西丰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x公司)、北京山水创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x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审理后,于2016年11月26日作出(2015)并民初字第685号民事判决,被告贾志峰、丰x公司、山x公司提出了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7)晋民终21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此案发回本院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龙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贾x、杨x,被告申x年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员恒亮、被告长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渠x军、被告贾x峰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x英、被告丰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骆x、被告山x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x、马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龙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原被告各方于2014年11月19日所签订资金清算协议;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方负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14年11月19日以对被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投入资金进行清算名义,签署了一份资金清算协议。该协议第二条中以被告北京山水创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出借给原告5846万元、年息15%为由,要求原告承担还款义务并负担利息806万元。该协议在此基础上对原告相关权利还进行了抵顶处分。但后经原告核查公司账务,发现公司并不存在协议所列借款事实,也未收到过所谓的5846万元付息借款款项。在此情形下所签署的资金清算协议明显显失公平,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权益。1、2011年7月6日本案原告向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购进225亩土地,以150万/亩收购土地,占长x瑞庭90%的股份,成交价款为3亿元,在《资金清算协议》终原告又以102万元/亩低价转让给各被告,出售转让土地2.1735亿元,在相差近1亿元的情况下签订《资金清算协议》,价格明显不对等。2、本案中存在溢价收购股权,资金清算协议按102万元/亩算账已经是成本价,在溢价收股,原告亏损显而易见。3、订立《资金清算协议》的背景是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委托不得代表申x年在进行资金清算协议谈判协商时,据申x年讲,当时是受其他因素的影响,紧张,害怕,意思表示不真实签订的本协议,因此,《资金清算协议》是在不平等的情况下,费原告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形下,同时明显显失公平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4、《资金清算协议》是附条件的协议,根据协议第九条:“各方约定于2014年11月24日-31日前清算长x瑞庭公司在红星美凯龙进入前的所有账目”。在未进行二次清算的情况下,也就是在各被告不能进行二次算账的情况下,要求原告履行本协议,无实质性意义。综合以上五点事实,充分的说明原告再特殊的环境下,在受到其他因素干扰,非原告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本《资金清算协议》自始至终都显失公平,望法庭全面审查,依法撤销协议,支持原告诉请。

  被告申x年辩称,1、针对资金清算协议第一条土地的成本价102万元/亩,是贾志峰提供的,目的是为了避税,但实际上土地的成本价是150万元/亩。2、关于各被告与红星美凯龙的合作,一直委托申x年与长x的股东谈判收股,议价由四方平均分担。但是各方没有进行结算。3、关于资金清算协议中申x年签字的背景进行申请调查取证,该协议显失公平,应当撤销。

  被告长x公司辩称,1、对于原告所述及诉状补充事实,答辩人认为符合实际情况,基本予以认可。2、《资金清算协议》是申x年代表答辩人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但在法院三次审理中,申x年均表示“资金清算协议是在意思表示受限的情况下,签订协议前后,收到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公安分局多次对其传唤的外部因素的影响”并申请调取证据。如申x年签订协议并未处于真实意思表示,存在胁迫、草率行事签署协议的情况,根据《合同法》第54条“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是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话费那个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的规定,资金清算协议应当予以撤销。因此,答辩人也建议法院向河东公安分局调取证据,查明真实情况。3、《资金清算协议》是按照土地成本102万元计算,但各方合作的基础是按照每亩150万元(折合每股337.5万元),并以此计算长x瑞庭公司的投资。因此,按照土地成本清算显失公平,违反公平合理原则,必然导致利益严重失衡。4、《资金清算协议》未能全面体现各方当事人的债权债务具体数额,并混淆资金性质,存在显失公平之处。《资金清算协议》第6条约定,9180万元是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收到转让给上海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40%股权的转让款,这与《合作开发协议》约定相互矛盾。《合作开发协议》第3.1.4条显示,9180万元为项目公司临沂长x瑞庭公司偿还乙方(山东长x、山西龙x、北京山水、山西丰x公司)的借款,并非股权转让款。《资金清算协议》混淆了不同款项性质的资金,所以将应偿还山东长x、山西龙x、北京山水、山西丰x公司的借款9180万元中的7680万元由马军无偿使用,明显损害答辩人的合法权益,显失公平。5、《资金清算协议》是附条件的,如不能进行二次算账(各方清算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红星进入前的账目),本协议不能按照上述条款履行,应当予以撤销。《资金清算协议》未能一揽子解决各方当事人之间的相关争议,所以该协议并非各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综合清算。这也是协议第九条约定“各方定于2014年11月24日至31日前清算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红星进入前的所有账目”的根本原因所在,北京山水、山西丰x公司未按照约定时间参与清算,且至今拒绝清算。

  被告贾志峰、被告丰x公司辩称,案涉《资金清算协议》不符合显失公平的法定要件,该协议是各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显失公平作为撤销合同的法定事由之一,其适用应当十分谨慎。该《资金清算协议》并不存在一方当事人“利用其优势或利用对方没有经验”的情形,不宜认定合同显失公平,进而撤销《资金清算协议》,故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山x公司辩称,《资金清算协议》是各方主体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经协商一致达成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各方之间持股比例和实际投资金额不平衡的问题,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任何“显失公平”。原告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质证:

  在庭审中原告龙x公司举证如下,证据一《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合同》(2011.7.6)。

  证明内容:1、长x置业公司缴纳2.1375亿元,取得了225亩土地(约149850、计150413)平方米。2、2011年7月6日,山西龙x公司与山东长x置业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合同。长x公司占项目公司85%股权,龙x公司占项目公司15%股权,项目公司获得土地使用权后,长x置业公司转让75%股权给龙x公司,龙x公司受让后占项目公司90%的股权。3、龙x公司与长x公司合作时,龙x公司从长x公司取得项目公司长x瑞庭公司90%股权,是按照150万元/亩的价款取得,折合出资3.0375亿元。(龙x公司已出30%的款项)

  备注(分配时地款225亩×150万元=3.375亿元。每股337.5万元。龙x占瑞庭长x公司90%股权。出资3.0375亿元(A、5000万B1.6亿C9375万元)

  证据二、《山东临沂长x房地产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2011年10月)。

  证明内容:1、龙x公司从长x公司取得项目公司长x瑞庭公司90%股权,是按照150万元/亩的价款取得,出资3.0375亿元。2、2011年10月,贾志峰与龙x公司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署,龙x公司将其所持90%的股权中49%转让给贾志峰;转让后,贾志峰占长x瑞庭44.1%(1.4883亿),龙x占长x瑞庭45.9%(1.5491亿)。3、贾志峰认可龙x公司在长x瑞庭公司持有90%股权,投资3.0375亿元(225亩**150万/亩*90%)。贾志峰是按照协议约定履行义务。

  证据三: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2011年12月股东会会议决议。

  证明内容:1、常玉清3000万、韩美英1000万、华青活性炭公司1000万、宁武旅行公司2000万元。申x年(代表龙x公司)受让上述股份,并代表龙x公司履行了长x瑞庭公司出资的义务。2、于金宝1000万、马军1000万、赵红东4000万、张某2000万、于正强1000万、张宇2000万、赵东红2000万、张和平2000万,马家(北京山水)共计1.5亿购买临沂长x瑞庭的股份。3、2011年12月,长x置业公司股东变更后的登记情况:青海德润1000万、梁俊明3000万、首都产业2000万、北京华创1000万、任秀华1000万、临丰公司1000万、韩文龙1000万、山西常平1000万、蒲济1000万、白泉1000万、易建辉1000万、申x年1000万、贾志峰1000万。(体现股份)注册资本1.6亿。4、山x公司占长x公司62.2%股份的计算方法,山x公司认可按照150万元/亩的投资价格。2.2亿元-0.1亿元(注册资本金)=2.1亿元2.1亿元÷3.375亿元(225亩*150万/亩)=62.2%股东会会议决议是公司的最高决议,在2011年12月18日的表决中,山x公司代表的股东是同意认可转股按照总资产3.375亿元合作入股。退一部讲,当长x公司的股东退出时是按照此股东会决议,在长x公司投资项目公司的土地中是升值的,所以长x公司的全体股东都应当是受益的。

  证据四: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等工商资料。

  证明内容:1、2011年12月26日,长x公司将75%股份转让龙x公司,龙x公司占股90%,长x公司占股10%。2012年1月4日,马军委托龙x公司办理1.5亿元进入长x瑞庭事宜,办理在长x公司股权变更手续。2、2013年6月13日临沂长x瑞庭召开股东会决议,龙x公司将30%股份转让给山x公司,将30%的股份转让给丰x公司。在办理工商登记后,长x瑞庭公司的股东及股权结构为:龙x公司30%,山x公司30%,丰x公司30%,长x公司10%。

  证据五、合作开发协议(2013年9月)。

  证明内容:1、红星美凯龙以增资方式入股长x公司,增资前后股权结构为:

  龙x公司30%→18%山x公司30%→18%

  丰x公司30%→18%长x公司10%→6%

  红星公司0%→40%

  2、2013年9月与红星合作当中,其按照借资的方式出资。并非股权。同时红星的合作是按照成本进行计算的。红星的合作协议明确将乙方排除在外,也就是说不影响乙方作为独立的主体另行依约结算。

  证据六资金清算协议(2014年11月19日)

  证明内容:1、资金清算协议清算的基础定价,违背了当初各方合作的约定价款;与上述原告列举的证据的计算基础相背离。清算错误。2、因定价错误,按照每亩102万结算,最终结论龙x公司承担6723万元,责任过重,明显显失公平。3、龙x公司并未收到山x公司借款5846万元。4、在红星美凯龙购买瑞庭40%的股权,共计补偿土地款为9180万,其中收回的7680万元中,龙x占有30%的股权即2304万元,龙x公司没有取得2304万元(由山x公司分配)。5、在龙x公司收购长x75%股权时,股权增值为近1亿元,长x置业公司股东退出时,按照公司增值时的股东会表决,收购方即龙x公司存在溢价收股的客观事实是符合公司会议表决的规定的。6、根据协议第九条规定,本协议是附条件的,如不能进行二次算账,本协议不能按照上述条款履行。二次算账指的是前期投入与全体股东分红的溢价部分。未清算,应为条件不成就的合同,不应履行。

  结合以上6点,龙x公司承担巨额债务及担保责任,没有事实基础;龙x公司没有授权申x年对该债务进行担保。

  证据七、《股权转让协议》及银行的结款收据及进账单、《股权抵顶协议》、汇款单

  证明内容:1、龙x公司按照约定的地价,以汇款方式交纳了3100万元保证金(其中龙x交纳保证金为2550万元)及以转股方式出资7000万,2012年龙x公司投入瑞庭655万元。合计龙x出资10250万元。2、2015年7月23龙x公司收购韩文龙一个股的溢价款为520余万元,收购股款行为是在资金清算协议之前,签订收购股款是在资金清算协议之前后;2012年9月6日龙x公司投入瑞庭公司240万元。

  证据八、山西龙x工商档案信息

  证明内容:申x年在2014年1月9日退出山西龙x公司。

  证据九:调取申x年签字的申请书。

  被告申x年质证如下:对证据一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二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四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五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六质证意见,这均不是申x年和龙x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各方已经享受了土地增值的待遇,这明显是显失公平的。对证据七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据八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

  被告长x公司质证如下:对证据一---证据三的证据内容认可,龙x公司、长x公司、贾志峰、北京山水均认可150万元/亩。对证据四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对证据五真实性认可。对证据六对原告陈述的内容予以认可,本协议并不能一次解决各方问题,长x公司之前的亏损等其他费用均应由长x公司的原股东北京山水、山西丰健公司共同承担。对证据七---证据九没有质证意见。

  被告贾志峰、丰x公司质证如下:对证据一--证据八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这些证据不能证明其证明内容及目的。不能单单以之前的合同否定资金清算协议。土地成本价102万元/亩,不能以没有履行的150万元/亩计算。本案涉案土地,都是原始股东,以成本价作价并没有显示公平。龙x公司的两位股东为申x年的儿子,申x年仍然有控制权,我们有理由认为申x年有代理权限。

  被告山x公司质证如下:同意山西丰x公司的质证意见。对证据一没有原件,这是龙x与长x之间签订的,而且已经在红星美凯龙后终止了,这与对方说的并不是一个概念。对证据二质证意见同丰x公司意见。对证据三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不能不能单单以之前的合同否定资金清算协议。对证据四真实性无异议,这是后面马军等七人的资金为进入瑞庭做准备。对证据五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六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证据七《股权转让协议》及银行的结款收据及进账单真实性无异议,对龙x公司与韩文龙股权转让不清楚,这是他们之间的协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八真实性无异议,质证意见同丰健公司意见。

  被告申x年举证如下:调查取证申请书。

  原告龙x公司质证如下:我们认可。

  被告长x公司质证如下:2、《资金清算协议》是申x年代表答辩人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但在法院三次审理中,申x年均表示“资金清算协议是在意思表示受限的情况下,签订协议前后,收到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公安分局多次对其传唤的外部因素的影响”并申请调取证据。如申x年签订协议并未处于真实意思表示,存在胁迫、草率行事签署协议的情况,根据《合同法》第54条“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是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话费那个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的规定,资金清算协议应当予以撤销。因此,答辩人也建议法院向河东公安分局调取证据,查明真实情况。

  被告丰x公司质证如下:不符合证据形式。

  被告山x公司质证如下:同意丰x公司意见。不应当调取,与本案无关。

  被告长x公司举证如下:1、二次算账明细;证明清算协议并没有一次性解决问题,长x亏损1520万元,长x垫付3340万元收购股权溢价2120万元,申x年尚未结清800余万元,总计1211.25万元以及长x借给马军等的借款及利息,2、2014.11.19山西丰x公司承诺书一份;证明资金清算协议未能全部清算,对长x提交的二次清算明细,丰x提及的清算显失公平,应予撤销。

  原告龙x公司质证如下:对证据1-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主要是对资金清算协议的再次清算。承诺书因为比较重要,截取一部分后,会计附到了凭证上面。

  被告申x年质证如下:对证据1-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

  被告贾志峰质证如下:对于正式合同,公司对文书严格要求,我们的盖章一定会在公司的名字上面。我们单方解除也是没有效力的。

  被告丰x公司质证如下:对证据1,单方制作,没有任何一方签字,真实性合法性均有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有异议,只是截取我们盖章一部分套打上去的。长x说的二次清算问题,原告是以撤销合同起诉,没有二次清算并不是显示公平的要素。

  被告山x公司质证如下:对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瑞庭注册1000万元是真实的,但是本案是原告龙x请求撤销,对款项表面无异议,我们始终同意二次清算,这与资金清算协议没有关系,关于零星费用,没有基本付款凭证。对证据2同山西丰x公司以及贾志峰的质证意见。协议能否作废不是一方决定的。

  被告贾志峰、丰x公司举证如下:第一组证据:2014年11月19日《资金清算协议》,证明经各方协商一致,签订该协议,不存在显失公平。

  第二组证据:贾志锋投资长x瑞庭置业公司现金明细款及转账凭证,证明山西丰x公司及贾志锋对原告进行过大量投资,且现金明细有申x年签字确认。

  原告龙x公司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同举证意见,不认可资金清算协议并非是龙x公司委托申x年,对申x年签订的不予认可。对第二组证据,上面只有申x年的签字,不能作为贾志峰投资长x瑞庭的实际款项。

  被告申x年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不认可,申x年代表的无论是丰x公司还是山x公司,其余几方均不认可,由龙x公司和申x年承担显失公平。对申x年的借款一律计息,而马军借款不计息是不公平的。对第二组证据,申x年是个人往来。

  被告长x公司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同原告以及申x年的质证意见资金清算协议显失公平。对第二组证据同被告1的质证意见。

  被告山x公司质证如下: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对于借款没有计算利息并不是显失公平。

  被告山x公司举证如下:第一组证据,证明目的:马军等七人先后以直接汇款或收购其他股东股权的方式,共计向长x公司投入资金1.6亿元。证据1,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企业信息工商查询,证明长x公司设立于2010年8月26日,曾进行过多次股权变更。马军等七人先后以直接汇款或者收购其他股东股权方式,共计向长x公司投入资金1.6亿元;马军等七人退出长x公司前,所投入的1.6亿元中有4000万元未体现在注册资本中。马军等七人退出长x公司后,申x年陆续收购了其他股东的股权,截至2015年11月,长x公司已变更为申x年持股93.1%,申x年之子申宸宁持股6.9%。申x年现为长x公司实际控制人。证据2,银行付款凭证(28张),证明马军等七人先后以直接汇款或收购其他股东股权的方式,共计向长x公司投入资金1.6亿元,具体如下:2010年7月27日,青海德润向长x公司汇入1000万元,2010年7月30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7月30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7月30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7月30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8月3日,上海晋韵向长x公司汇入1000万元(上海晋韵持有的长x公司股权后转让给马军等七人),2010年8月4日,上海晋汉向长x公司汇入150万元(上海晋汉持有的长x公司股权后转让给马军等七人),2010年8月4日,上海晋汉向长x公司汇入350万元(上海晋汉持有的长x公司股权后转让给马军等七人),2010年8月6日,山东冠鲁向长x公司汇入1000万元(山东冠鲁持有的长x公司股权后转让给马军等七人),2010年8月19日,上海晋汉向长x公司汇入400万元,2010年8月20日,上海晋汉向长x公司汇入100万元,2010年10月29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0月29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0月29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0月29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1月1日,于正强向长x公司汇入1000万元,2010年11月10日,张宇向长x公司汇入1000万元,2010年11月11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1月11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1月15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160万元,2010年11月16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340万元,2010年12月1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200万元,2010年12月1日,张风仪向长x公司汇入300万元,2010年12月1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2月1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2月1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2月1日,赵东红向长x公司汇入500万元,2010年12月9日,张和平向长x公司汇入2000万元。证据3,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投资人明细表,证明马军等七人退出长x公司前,长x公司注册资本2.9亿元,但部分投资未进行验资体现在注册资本中,各方实际投资共计3.8亿元。

  第二组证据,证明目的:各方经协商一致,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退出长x公司,并以其在长x公司持有的2.2亿元股权转入瑞庭公司。证据4,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企业信息工商查询,证明瑞庭公司设立于2011年10月28日,设立时注册资金1000万元,长x公司出资850万元持股85%,龙x公司名义出资150万元(实际由长x公司出资),持股15%。证据5,购地款收据,证据6,缴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登记单,证据7,土地有偿使用收入专用票据,证明瑞庭公司名下土地的土地款2.295亿元(因土地面积及单价变化,最初为3亿元,后部分退回)是长x公司实际支付的,龙x公司和瑞庭公司并未实际投入。证据8,合作开发合同,证明2011年7月6日,长x公司与龙x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但龙x公司向长x公司支付了首期5000万元保证金后,无力支付剩余款项,该《合作开发合同》没有继续履行,在红星美凯龙入股瑞庭公司后已终止。证据9,长x公司2011年12月18日股东会决议。证明由于龙x公司无力按照《合作开发合同》支付款项,经各方协商一致,2011年12月18日长x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决定退出长x公司,并以其在长x公司持有的2.2亿元股权转入瑞庭公司。证据10,长x公司2011年12月30日股东会决议,证明2011年12月30日,长x公司就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退出长x公司所进行的股权转让作出股东会决议。证据11,长x公司2012年1月1日股东会决议,证明2012年1月1日长x公司股东会决议对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退出长x公司后股权结构和出资比例进行了确认。证据12,瑞庭公司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出资人信息(2012年1月4日),证明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退出长x公司后,各方当时决定先由龙x公司名义持股瑞庭公司90%股权,将来再对该90%股权在长x公司、山x公司和丰x公司之间进行划分。2012年1月4日,长x公司将其持有的瑞庭公司75%股权转让给龙x公司,转让后龙x公司持股90%,长x公司持股10%;上述股权转让仅为股权登记变更,龙x公司没有实际向长x公司支付任何对价。证据13,瑞庭公司2013年6月13日股东会决议及股权转让协议,证明马军等七人及申x年退出长x公司,并以其在长x公司持有的2.2亿元股权转入瑞庭公司后,由于瑞庭公司实际资产为土地摘牌价格2.295亿元+其他费用1200万,远远高于其注册资本1000万元,各方经协商一致决定按照公司实际资产价值而不是注册资本金额作为基数划分各自股权比例,即由山x公司代表马军等七人持股30%,龙x公司代表申x年持股30%,丰x公司代表贾志峰持股30%。。2013年6月13日,瑞庭公司根据上述安排作出股东会决议,并由龙x公司与山x公司和丰x公司分别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证据14,红星美凯龙《合作协议》,证据15,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2013年9月9日股东会决议,证明2013年9月,红星美凯龙溢价出资入股瑞庭公司,实际出资9180万元(其中体现为注册资本的为4000万),占40%股权;原股东龙x公司、山x公司、丰x公司和长x公司并未实际增资,而是将此前的部分投资以增资方式体现在注册资本中。第三组证据,证明目的:《资金清算协议》的内容是符合瑞庭公司各股东的实际投资情况的,不存在任何“显失公平”。证据16,资金清算协议,证明为了解决瑞庭公司各股东之间持股比例和投资金额不平衡的问题,同时对不同主体之间多种权利义务关系进行综合清算,各方于2014年11月19日签订了《资金清算协议》;各方经协商一致,将山x公司1.5亿元中7245万元计入对瑞庭公司的投资,其余7755万元作为龙x公司和丰健公司投资不足部分的补充(资金清算协议第2条);《资金清算协议》中各方对于各项清算事宜的金额进行了详细计算,并将所有涉及龙x公司的债务均归于了申x年个人,龙x公司并未作为债务人承担债务清偿责任,而是作为担保人为申x年提供担保。证据17,马军等七人《说明》,证明马军等七人在瑞庭公司共计1.5亿元投资权益均同意由山x公司的形式享有和体现;山x公司对瑞庭公司股权的处分,以及对2014年11月的资金清算协协议等,马军等七人均知情和认可。证据18,魏某《说明》及5张银行付款凭证,证明魏某曾向申x年支付4380万元款项,用于购买长x公司股权,但申x年却将使用魏某资金收购的股权私自转至其个人名下。后在资金清算协议中,魏某同意将该4380万元由申x年直接支付给山x公司(资金清算协议第3条)。证据19,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证明及股权转让协议,证明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1073万元价格将持有的长x公司股权转让给申x年,并同意由申x年直接向山x公司支付股权转让价款(资金清算协议第4条)。证据20,借款偿还协议,证明各方签订《资金清算协议》的当日(2014年11月19日),申x年、山x公司、龙x公司、长x公司共同签订了《借款偿还协议》。各方在该协议中再次明确并细化了《资金清算协议》中已确定的各方法律关系,即申x年个人对山x公司负有《资金清算协议》中确定的6723万元债务,龙x公司和长x公司为上述申x年个人债务向山x公司提供担保。山x公司与龙x公司之间并非是债权人和债务人关系,而是债权人与担保人的关系。证据21,授权委托书,证明2014年11月19日,龙x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指定申x年作为该公司与山x公司签署《借款偿还协议》的授权签字人。《借款偿还协议》经申x年和其他各方签署后,对龙x公司具有法律效力。同时也说明《借款偿还协议》内容是龙x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且,由于《借款偿还协议》实质上是对于《资金清算协议》中确定的各方法律关系和债权债务金额的再次确认,因此,龙x公司授权申x年签订《借款偿还协议》说明《资金清算协议》内容也是龙x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所谓的“显失公平”。证据22,2014年11月27日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证明2014年11月27日,龙x公司经股东会决议同意为申x年对山x公司6723万元负债提供连带担保责任,龙x公司两位股东申乐忠和申宸宁(申x年之子)与申x年共同签字,进一步印证了《资金清算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证据23,2014年11月27日,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证明2014年11月27日,长x公司经股东会决议同意为申x年对山x公司6723万元负债提供连带担保责任,进一步印证了《资金清算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证据24,2014年11月20日,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证明2014年11月27日,瑞庭公司经股东会决议确认由龙x公司为申x年欠付山x公司6723万元债务提供担保,且龙x公司同意以股权收益直接用于偿还欠款本金及利息。证据25,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13民初233号民事裁定书、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证明《借款偿还协议》中约定债务清偿期限到期后,山x公司已向临沂市人民法院另案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债务人申x年和担保人龙x公司、长x公司承担还款义务。证据26,资金清算协议(2014年10月24日版),证明2014年10月24日,各方曾签订过一版《资金清算协议》,后发现该版《资金清算协议》存在金额计算错误,故各方又于2014年11月19日重新签订了最终版《资金清算协议》(2014年11月19日版)。该版《资金清算协议》(2014年10月24日版)没有实际履行。尽管两版《资金清算协议》中的金额有所不同,但对于各方法律关系表述是一致的,即申x年个人对山x公司负有债务,而龙x公司是作为担保人为申x年个人债务向山x公司提供担保,其与山x公司之间并非直接的债权人和债务人关系。证据27,情况说明与保证,证明2011年12月28日,长x公司曾向部分股东出具《情况说明与保证》,明确表示经股东会决定以申x年、马文有(即当时赵东红等七人的代表)代表的2.2亿元股权转入瑞庭公司,该内容与2011年12月18日长x公司股东会决议内容可以相互印证。证据28,临沂瑞庭置业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三份),证明在2015年期间,申x年仍然代表龙x公司出席了瑞庭公司多次股东会,并在股东会决议上签字同时加盖龙x公司公章。说明2014年1月后,申x年虽然从工商登记上不再是龙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但其仍然实际控制龙x公司,并代表龙x公司签署法律文件。证据29,龙x公司企业信息工商查询,证明申x年原持股龙x公司86.13%股权,现龙x公司两位股东均为申x年之子,申x年仍为龙x公司实际控制人。证据30,龙x公司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证明龙x公司在多地均设有分公司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无论是龙x公司还是实际控制人申x年均具有丰富的商务经验,不存在山x公司利用其优势或对方草率、没有经验的情况。

  被告山x公司申请证人张某,张和平,魏某出庭作证,证人张某陈述如下:我一共投资2000万元,签过字的人都参加过股东会。证人魏某陈述如下:我一共投资4380万元,当时委托马军办理此事,按马军的要求将钱打给了申x年,钱是用来购买地的,2012年底购买了长x置业的股权。

  原告龙x公司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证明内容无异议。但是说明申x年为长x的大股东,长x公司背负的债务应由本案的被告承担。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证据1-3没有异议。

  对第二组证据: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证据5-7真实性认可,没有异议。证据8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明内容有异议,被告在合作中明确说明龙x公司向长x支付了5000万元,证明履行了出资义务,基于合作开发的股权转让支付的保证金,合同已经得到实际的履行。证据9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认可。同过证据8和证据9证明龙x前后向长x注入5000万元资金和2.2亿元除山x公司的1.5亿元外的7000万元的出资,并非对方所陈述的没有实际出资。通过股东会决议证明申x年及本案被告在长x都是持有股份的,会议记录第4页记录(内容略)是全体长x股东通过表决形成的,是共同意思的表示,应当受到约束。证据10和证据11真实性认可,说明股东会议决议我们一直在履行。证据12-13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是明显错误的,我们转让了股权未收到对应的股权价款。证据14-15真实性认可,协议是我们与被告同红星合作产生土地增值的效果,这在本案中并不能也按成本价来结算,明显是不公平的。102万元与150万元的差价由申x年承担是不合理的。

  对第三组证据:证据16,对资金清算协议不认可,违背了当初合作的股权的基础,所以存在102万元与150万元的差价。证据17、证据18与本案无关。证据19因为原始投入的股本是1000万元,转让时都出现债务,都有溢价的问题,但是资金清算协议按照102万元计算,而溢价部分早已计算出去。证据20不予认可,持借款偿还协议在本案当中没有基础。证据21我们从未出具过授权委托书,上面只有公章没有法人签字,很明显是套打的。原一审中未提交过,二审时提交过,必要的话提出鉴定。证据22真实性不予认可,龙x公司未召开过这次股东会议,没有股东本人的签字。证据23股东会议的内容不认可,开会的股东没有长x的股东签字,与龙x公司无关。证据24真实性不认可,是后补的。证据25真实性认可,但是案子还没有开庭,不能作为证据。证据26不认可,这个清算协议是没有实际履行的。证据27真实性认可。证据28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不认可,并不能说明申x年实际控制。证据29-30真实性没有异议,申x年退出龙x公司已经不再经营龙x公司,不是龙x的实际控制人。

  被告申x年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说明内容有异议。申x年曾经代表原被告收购长x股份,给长x带来巨大损失。长x对申x年溢价部分以及亏损承担相应的责任。证据2-3真实性无异议。

  对第二组证据:证据4-证据5真实性无异议,1000万元应当由原被告负担。证据6-7真实性无异议。证据8真实性无异议,该合同由于龙x向长x支付5000万元说明合同已经实际履行。证据9真实性认可,没有异议。进一步印证龙x实际履行开发合同。证据10-11真实性认可。证据12真实性认可,在股权转让过程中被告4和被告5没有支付相应的对价。证据13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土地102万元的基础价格只是针对红星美凯龙公司。证据14-15真实性认可,证明内容有异议,通过原被告履行开发协议确定的土地价格为150万元/亩,因股权转让产生溢价由申x年承担显示公平。

  对第三组证据:证据16真实性不予认可,根据魏某的证人证言,这是与马军的往来与申x年无关。73万元属于溢价款,申x年为达成与红星达成一致而产生的奋勇应由原被告共同承担。本案涉及到申x年借款都计入利息,而马军借款未支付利息至今尚未归还。真实性合法性均不予认可。证据17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说明内容有异议。证人全都无法说明资金的去向及用途。证据18真实性不予认可,魏某不能明确表达是与申x年发生的往来还是与马军的经济往来。证据19真实性没有异议,申x年收股时比原股高出1/3甚至一半的价格。证据20真实性有异议,说明不了证明内容。证据21真实性有异议,是套打的,龙x并未出具过授权。证据22-24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25真实性认可,但是不能作为证据。证据26真实性不予认可,未实际履行。证据27-29真实性认可,但并不能说明申x年是实际控制人。证据30真实性认可。

  被告长x公司质证如下:对第一组证据:证据1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证据2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3真实性予以认可。

  对第二组证据:证据4-7,1、长x出资1000万元注册瑞庭公司,也一并由山水丰x退出时承担一部分。证据8-9真实性证明内容予以认可。证据10-11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12-13能够证明龙x向长x支付5000万元保证金与证据8内容相互矛盾。证据14-15真实性9180万元的款项明确为借款,股权转让却不是借款应向至今清算协议的履行。龙x与长x约定的终止合作协议并非完全推翻已有的合作基础,已经履行的不应当受到影响。

  对第三组证据:证据16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1073万元中73万元属于溢价,之所以存在溢价也是双方合作的土地价款为150万元/亩。证据17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18魏某出庭的陈述与资金出资不一致,资金清算内容违背真实情况。证据19同被告申x年的质证意见。证据20不予认可,与本案申请撤销的资金清算协议无关。证据21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22真实性不予认可,从内容上讲,违反公司法规定表决内容无效。证据23真实性不予认可。长x公司未就担保事项形成股东会决议。证据24证据25真实性予以认可,只能该证明提起诉讼的事实,为裁判之前需以本案审理结果作为依据。证据26并未实际履行,真实性不予认可。证据27真实性予以认可。证据28只能该证明申x年代表公司参加会议并不能证明其为实际控制人。证据29不能以亲属关系认定为实际控制人。证据30真实性不予认可,与申x年有无经验无关,只是公司经营需要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需要。

  被告丰x公司质证如下:所有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

  根据双方当事人陈述及本院采信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事实: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期间,原告龙x公司、被告贾志峰陆续通过被告长x公司、申x年向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庭公司)进行了投资。2012年12月18日,被告长x公司召开了股东会,决议通过了股东变更等内容,主要内容为:长x公司股东常玉清3000万元、韩美英1000万元、山西华清活性炭集团有限公司1000万元、宁武路雅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2000万元股份转让到申x年名下,股东申x年代表7000万元的股份退出长x公司、购买瑞庭公司股份。股东于金宝1000万股份转让给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马军1000万元股份转给梁俊明;张某2000万元股份转给梁俊明;赵东红4000万元股份转给首都产业建设有限公司2000万元、转给白泉1000万元股份、转给贾志峰1000万元股份;于正强1000万股份转让给山西常平钢铁有限公司;张宇2000万股份转让给蒲济1000万元股份、转给易建辉1000万元股份。长x公司股东于金宝1000万元;马军1000万元;赵东红4000万元;张某2000万元;于正强1000万元;赵东红2000万元(未验资);张和平2000万元(未验资),共1.5亿,退出长x公司,购买瑞庭公司股份。瑞庭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28日。2012年1月4日,瑞天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通过了股东持股情况的变更,即长x公司将其持有瑞庭公司85%股权中的75%转让给股东龙x公司,转让后各方的持股比例为:长x公司占10%,龙x公司占90%。并于2012年1月6日办理公司变更登记。2012年7月期间,瑞庭公司投标竞得山东省临沂市北城新区编号为2012-066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共计225亩。2012年9月10日,瑞庭公司向临沂市财政局交纳土地出让金229,500,000元。2013年6月13日,龙x公司与丰x公司签订协议,约定龙x公司将其持有瑞庭公司90%股权中的30%转让给丰x公司;龙x公司与山x公司签订协议,约定龙x共公司将其持有瑞庭公司90%股权中的30%转让给山x公司。转让后各方的持股比例为龙x公司占30%,山x公司占30%,丰x公司占30%,长x公司占10%。同日,瑞庭公司召开了股东会,决议通过了上述内容。并于2013年7月5日办理公司变更登记。于金宝、马军等七人出具情况说明,主要内容为,于金宝等人在瑞庭公司1.5亿元的投资收益,均同意以被告山x公司的形式享有和体现。2013年10月10日,马军向长x公司借款7680万元。2014年11月19日,甲方龙x公司、乙方丰x公司、贾志峰、丙方山x公司、丁方长x公司、申x年签订资金清算协议,主要内容为:1、四方取得的土地为225亩,每亩102万元,共计22950万元,加上其他费用1200万元,四方一致同意最终土地成本为24150万元,甲乙丙三方个战鼓30%,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占股10%。次分配方式各方都已知晓并认同。不存在任何歧义。2、赵东红、于金宝、张和平、张宇、马军等几人,于2012年1月从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转入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投资款15000万元。以上述几人关联公司“北京山水创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占股徐出资7245万元,其多投资7755万元,分别借给甲方5846万元,乙方1909万元,年息为15%。经友好协商,截止2014年10月共产生利息1400万元。其中甲方承担806万元,乙方承担594万元。3、2013年初,魏某支付的用于购买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股份的款项4830万元,有申x年向魏某偿还,魏某同意该债权由申x年直接支付给丙方。4、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股东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及贾志峰在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分别以1073万元转让给申x年,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转股应得款项由申x年直接支付给丙方。5、申x年于2013年8月借给马军的2000万元,由丙方负责偿还,在申x年依照本协议2、3、4条所约定的应支付给丙方的款项中冲抵。6、2013年10月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收到转让给上海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40%股权的转让款9180万元,转入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7680万元。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以投资款转借给马军7680万元,该笔借款其中甲方占30%,2304万元,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占10%,768万元,共计3072万元,在丙方多投资金7755万元及利息中扣除。丙方所剩余部分资金,由甲方、乙方及申x年偿还。马军所借投资款7680万元,因该笔借款为甲乙丙三方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转让给伤害红心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40%股权的对应价款,应由甲乙丙三方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共同分配,此次结算后该笔款项完成分配,以马军名义的7680万元借款冲抵完毕,冲抵借款凭据的手续随后办理。7、2013年3月收购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股东任秀花、易建辉、北京华创天诚咨询有限公司等几人股份所产生的亏损,经协商由乙丙两方分别承担760万元,交付给甲方,其余部分由甲方承担。8、通过计算申x年需支付给丙方6723万元,由甲方及申x年在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中的股份予以担保,共同负责归还。乙方需支付给丙方2503万元(计算方式见附件),该笔借款及偿还方式,详见借款协议。9、各方约定于2014年11月24日至31日前清算临沂长x瑞庭置业有限公司红星进入前的所有账目,清算结果作为本协议的附件具有同等法律效力。10、此协议作价技术及计算方式各方均无其一,如计算过程中数字有误,可重新修正。附件:资金清算明细:申x年欠丙借款明细:4830+1073-2000-760+5846+806-3072=6723(万元)。申x年欠贾志峰借款明细:1073-760=313(万元)。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应确定为2014年11月9日的《资金清算协议》内容是否显失公平。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及本案查明的事实综合认定,长x公司原股东马军等七人代表1.5亿元退出长x公司后,委托被告山x公司代为行使权利,购买了瑞庭公司30%的股权,应付款项为7245万元,剩余款项7755万元如何处理,系马军等七人与长x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与原告无关,原告亦没有偿还义务;之后马军向长x公司借款7680万元,亦属马军与长x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亦与原告无关;被告申x年收购魏某、青海德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约定支付5903万元,该收购行为系申x年与魏某等之间的债权债务,原告并没有参与,与原告无关,由此产生的付款责任不应由原告承担。合作、清算期间,原告龙x公司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已向瑞庭公司进行了相应的投资,其并未收到山x公司5846万元的借款,也并未得到相应的权益;红星美凯龙收购瑞庭公司股份后,获得转入款7680万元,按照瑞庭公司的股权分配比例,原告占30%,应得到2304万元,该2304万元系原告应得权益,没有义务与上述债务进行抵顶。本案系双方当事人退出长x公司、投资瑞庭公司过程中产生的纠纷,马军向被告长x公司借款、马军等7人退出被告长x公司购买瑞庭公司股份、被告申x年收购魏某等人的股份,均与原告龙x公司无关。故该《资金清算协议》中“被告山x公司借给原告5846万元、以原告从红星美凯龙转让款中应得权益2304万元抵顶‘5846万元借款、利息以及由原告在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终的股份对申x年需支付给被告山x公司6723万元,承担担保责任,共同负责偿还。”等内容多处显失公平。而且从本案查明的其他事实也可以看出该《资金清算协议》存在其他显失公平,导致各方的权利义务不对等、利益严重失衡及未能真实体现各方当事人的债权债务具体数额,混淆资金性质之处。本案各方合作的基础是股权,龙x公司、长x公司、丰x公司、山x公司都是按照原始的合作协议中每亩150万的地价收购股权,2011年10月因资金周转,龙x公司与贾志峰签订《合作开发协议》,贾志峰是签字认可的。而本案争议的《资金清算协议》中按照土地成本价102万元计算,该部分内容明显显失公平,违反公平合理的原则,势必导致利益严重失衡;对于魏某的投资款项,《资金清算协议》第三条约定的款项为4830万元,但魏某本人庭审中认可的金额为4380万元;与红星美凯龙的《合作开发协议》中,9180万元表述为临沂长x瑞庭公司偿还乙方(长x公司、龙x公司、山x公司、丰x公司)的借款,但在《资金清算协议》中却显示9180万元为股权转让款,款项性质不一致。且该《资金清算协议》系附条件,需要二次转账,本来能够将其他损失溢价收股,前期投入再进行清算,但二次算账迟迟未能进行,该协议的分配明显显失公平。被告山x公司认为,被告申x年曾任原告龙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且经验丰富、不存在草率、无经验的情况、清算协议应合法有效等。本案查明的事实为,被告申x年确实曾担任过原告龙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但从2014年1月17日后,被告申x年已不再是原告龙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被告山x公司的抗辩理由不足,不予采纳。本案《资金清算协议》签订的日期是2014年11月19日,起诉的时间是2015年9月17日,并未超过法定1年的除斥期间。综上所述,本案各方签订的《资金清算协议》显失公平,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原告山西龙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告山西丰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贾志峰、被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申x年、被告北京山水创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于2014年11月19日共同签订的《资金清算协议》。

  案件受理费374400元,由被告山西丰x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告贾志峰、被告山东长x置业有限公司、被告申x年、被告北京山水创业创新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牛x斌

  审判员   冯x林

  审判员   申x艳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连 x

上一篇:员律师代理上诉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二审判决书       下一篇:员律师代理上诉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二审民事判决书